我读:在城市里,读书店的光

  在钱江晚报、浙江省新华书店主办的2016“博库·全民阅读周刊春风图书势力榜”以及春风悦读盛典的行进过程,我们借这个契机走近浙江省的民营书店人。我读,I DO——他们对此又是如何解读和践行?

  在绝大多数民营书店掌门人的分享里,开书店不是赚钱的营生,但是他们之所以坚持,是因为书店带给他们关于生活方式的无限可能。往往,在这样的一家街角小店里,人们遇见书,遇见不同的人——而那时那刻心存的迷茫与探知欲,因为阅读可以释然或者往更深远而去。

  书店的重要,就是用慢的、不起眼的方式去影响走进来的人。这次,我们采访的几位民营书店的掌门人,多是实体书业起伏的亲历者,即使旁落,他们也未曾逃遁,只是循着时代的变化来寻求书店之变。

  如此一来,书店已经不是传统的书店,而店主也不是传统的店主。空间与人,共同构建了文化在民间的传播系统。

  2016年,是“倡导全民阅读”第三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大大小小的书店成为自主的全民阅读推广者。在这样的阅读推广中,浙江不可越过——从坐落全省的新华书店、博库书城,到引领全国的晓风书屋,以及散落在全省各地的大大小小的书店。

  其实,很多人在书店开设之初,并未想及宏大的意义,只是自己爱书,如同英国作家佩内洛普·菲兹杰拉德在《书店:我就是想开一家书店》(新星出版社)写的那样——书中开店的女人仅仅认为小镇应该拥有一家书店,就像是生活该有面包和牛奶一样。

  正是这种对于自我生活方式的践行, 慢慢营造起整体的社会氛围。人们自觉地走进一家书店,坐下来阅读,或者选一本书带回家,又或者与同好谈论一下诗和远方。阅读是独自一人的事儿,而阅读之后的生发、碰撞、交流,又注定了它不是孤单的。

  正因如此,这些年,写书店的书会很盛行,比如刘易斯·布兹比的《书店的灯光》(上海三联书店),又比如西尔薇娅·毕奇的《莎士比亚书店:巴黎左岸,一个女人和她的传奇书店》(光明日报出版社 ),还有钟芳玲的《书店风景》(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甚至,一个摄影师相机之中关于书店的光影也成为一本《独立书店之番外》。

  书店的掌门人不断在寻求独有的商业模式,无论如何,与书有关的商业始终不同于其他——阅读者在书店里读一整天,丝毫不会有不消费带来的尴尬。

  无论时代如何变化,书店总是人群中一个温暖的去处。


上一篇: 读书推荐:大灭绝时代

下一篇: 没有了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闽ICP备12022453号-17

快读网 轻松阅读 享受快乐生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