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什么

  没有谁的价值是由体重决定的

  作者:茁实

  每个月的25号都是我给我家猫量体重的日子。猫这种生物是不可能老老实实地站在秤上等着你去量它的,我得抱着它量一次、放下它再量一次。然而就在这两次上秤之间,我也知道了自己的体重。嗯,过百了。

  作为一个身高刚到1米6的姑娘,体重秤上显示的三位数格外刺眼。这个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为什么衣柜里的那些男友款最近怎么也穿不出宽松感,为什么以往穿得最舒服的牛仔裤得先系上扣儿才能拉上拉链了——不是它们变心了,是我变形了。

  接受这样的事实并不容易,可衣服还是要买的。马上就要到短裤季了,我向每一个熟识的淘宝亲撒谎说我还是那个90斤的我,亲们殷勤地接话:那为什么要选36码,选个34码就可以了呀。我皱了一下眉头,打下了让我此生都难平悔恨的一句话:那就来34码。

  三天以后,快递小哥送来一个箱子。试穿之后,我在心里狠狠地啐了说谎的自己一口。

  其实,这次并不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体重过百。上大学的时候,因为不停地吃零食和几乎不运动,我以润物细无声的姿态、用一个春天加一个夏天的时间,从不到90斤默默地长到了110斤。秋天开学的时候,我班换了一个新的专业课老师,几堂课后,新老师颇为惊讶地问我:你专业课竟然这么好,我一直以为你是体育生!……你不是么?铅球铁饼那个叫什么项目来着?田赛还是径赛啊?

  我在巨大的羞耻感中一日三餐只吃全麦面包喝酸奶,实在挺不住了就啃个水煮苞米,有的时候饿得一点劲儿都没有,还咬着牙强挺着去操场走圈儿,就这样以巨大的毅力瘦回了90斤。瘦下来之后得到的最高评价是“连气质都不一样了”,修身款牛仔裤和无袖连衣裙是不会说谎的,吹口哨的男生也不会。

  减肥成功带来的一切让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同时也让我暗暗感到恐慌:大把大把地掉头发、身上时不时地长满小红疹、看到食物就想吐……没有人注意到这些隐藏在表象之下的隐患,女生们总是围着我唧唧喳喳地打听减肥秘籍,我好像变成了一个会发光的人。但这也正是最让我害怕的,我的价值竟然由我的体重决定,似乎我每瘦一斤,我的未来都会更平顺一些。

  我曾经买过一本书,叫《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瘦子的》。买书的时候我还是瘦的,我心安理得地认为,美好世界的大门只向瘦人敞开,只要胖,就活该千夫所指一无所有孤独终老。且不论先天就吃不胖的基因赢家或是餐餐算着卡路里吃喝的律己模范,甚至连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才瘦下来的我自己,也对胖人充满敌意,身条儿窄了,心好像也跟着变窄了,隔壁班的胖姑娘撇着脚走过人群的时候,我总是笑得最大声。我曾经胖得特别委屈,但我没有反抗,我把我的委屈转嫁给了曾经和我一样的人;我没有回击,反而更讨厌胖人,甚至从前的自己。


上一篇: 为什么要努力读书

下一篇: 什么样的女生在爱情里会迷恋帅哥而无法自拔呢?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快读网 轻松阅读 享受快乐生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