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课本剧

  序、白嘉轩家上房 夜-内 (冬天)

  黑暗中,火镰碰撞敲打出火星,引燃火纸,点着瓷碗里的烧酒。

  蓝色的火苗,映照出白秉德老汉一张典型陕西关中人的脸,这张饱经沧桑的面孔,正经受着垂死的痛苦。

  冷先生叫人搬住白秉德的头撑开嘴,把一根烧得发红变黄的钢针照喉咙深处戳了一下,白秉德的嘴里吱地冒出一股蓝烟,喉咙里头发出嘶嘶的呻唤。

  冷先生把白嘉轩叫到外头说。

  冷先生:你大命留不住咧,活过来是要交待后事呢。

  冷先生说罢就骑上毛驴走了。

  回光返照的白秉德,向白嘉轩一句一顿地交代后话,语音微弱但语调平静。

  白秉德:你不要怕,你怕啥么?女人么,前头你娶了的,三个四个,死了的,怪她命薄,黄泉路上又不分个老少。不算啥,又怨不得你。人一世的财产,房、地、用在娶女人,用在传后上,花完用尽,都不算啥,也不丢人,我也不会怪你。这些没了都还能挣。你没后人,要这些有啥用,你听下没有?

  白嘉轩:等你病治好再说。


上一篇: 课本剧荆轲刺秦王

下一篇: 岳云鹏相声精彩对白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闽ICP备12022453号-17

快读网 轻松阅读 享受快乐生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