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特务

  常有松到河北省一个小城市汽车修理厂上班的时候,还不到30岁,那是1971年。他不是本地人,说一口不是京腔的普通话,问他是哪里人,他笼统地说东北。再细问,不说了。他的工种是修理发动机,技术很好。那时车很杂,路面上跑的全是美国的道奇、苏联的吉斯和嘎斯、罗马尼亚的布切奇等,县级干部甚至有坐美国中吉普的。就这些古怪的东西到了他手里,三捣鼓两捣鼓就手到病除。
  他个子不高,精瘦精瘦的,浑身透着精神,对人很和气,甚至有些卑微,见谁都是点头哈腰展笑脸,人缘很好。不到两年,组织就给他介绍了个对象结婚,生了一个胖小子。在大家眼里,他也就是个极普通的人。
  可渐渐地,大家觉得他不普通了,事情起源于一次和同事到省城采购一种机械配件。坐班车返回的时候,司机突然停下了车,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车上正好有医生,诊断为急性阑尾炎,必须马上上医院。可此地离返回城市还有100公里,谁开车呢?那时还不像现在,鸡啊、猫啊、狗啊的都能开两下,司机像飞行员一样金贵。万分紧急关头,常有松走到驾驶座位上,说声我来吧,就娴熟地发动、踩离合器、挂挡、起步,行驶起来更是风驰电掣,让人瞠目结舌。到医院后,医生说再晚一些就有危险了。工友问他什么时候学会的开车,他说胆大瞎蒙。工友说,那可是大客车啊!
  还有一次,一座楼房失火,一个3岁的小孩被截在三楼上,在窗口冲着外面哇哇大哭。这时,大火已经封住了楼口,找梯子又来不及。万分紧急时刻,常有松从人群里窜出来,顺着雨水管道就往上爬,那利索劲就像猴爬树。下来时更是惊世骇俗,在屋里找了根麻绳捆在窗框上, 然后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握着绳子往下溜,中间还像汤秋千一样蹬了一脚墙体,不等大家反应过来,早已安然站在了地面上。 


上一篇: 放火烧出的烤乳猪

下一篇: 幻想治疗法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闽ICP备12022453号-17

快读网 轻松阅读 享受快乐生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