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

  靠近

  头顶是交错而过的天线,云很低很低的浮动,在狭长的天空中,铅灰色的断云,投出深浅交替的光影,漫无目的地走,你以为走在一起的就是熟悉的伙伴吗说不定只是顺道的陌生人。

  街道旁的树依旧在生长,从抽枝、发芽、繁盛、枯黄、每天都重复着一个信念,除了生长还是生长。没有任何人会在意它身上是否被风雨雷电烙下了深痕印迹,没有人会了解它即使他成为了万千世界中比尘埃还要渺小的存在。

  我无力地耸了耸肩,无奈地寄出了一个笑容,抬头看了看天空,铅灰色的云四惠已经让人感觉不那么沉重,而似乎披上了一件淡雅青涩的蓝纱。

  “我说你们能不能考虑一下我啊!我天天给你们扫马路难道你们就不能把车子移开一点吗!”这是每天按时都会有的咒骂声,是个扫地老头。每天看见他依旧是那么风风火火,每天拿着扫把手叉着腰破口指责年轻人不讲卫生的也是他,每天都会把接的扫了一遍又一遍的也是他,那个每个人都认为他脑子缺经的糟老头,他从来都不在意自己的形象,他穿一身就制服衣裳,高大的身板有些单薄,一双已经快要磨破脏乱不堪的布鞋,瘦条的脸上裁着一些不很稠密泛白的胡须,他是手和宽大的骨骼似乎很大,头发也稀疏了,瞧那黝黑的脸庞,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玻璃球似的,眉目舒展,两眼紧盯前方、可能是因为做事严谨,额头上那深深的皱纹和他5、6十岁的年龄很相称。


上一篇: 翠华行序

下一篇: “高贵“的平庸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闽ICP备12022453号-17

快读网 轻松阅读 享受快乐生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