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的电影梦和他电影作品背后的故事:愈恐惧愈面对


  一开始,工作人员是怀疑的,李安处理埃玛和休·格兰特书房道别那场戏,只要求拍远景。摄影师不干,说“这时候该拍特写,这是我的规矩。”所以还是拍了,但李安没用,官司打到西德尼?波拉克那里,这位《走出非洲》的导演当时是这个组的教父。他赞叹李安的处理,“多好啊,这个画面静止不动,整个压抑的气氛就出来了。”争论才算打住。这些技术人员还不算最难的。处理明星问题是这部电影李安要迈过的坎。
  各行各业都存在“店大欺客”还是“客大欺店”的问题,电影圈尤其如此,导演应该指挥演员,但是小导演驾驭不了大明星。
  李安意识到明星的可贵,也琢磨出对待明星和新秀的不同导戏方式,对新手尽可能给予动作姿势之类的具体指导,而对明星,讲明那种听上去虚幻的感觉,他们就可以把握和表演。
  明星因为精于表演,有时会流露匠气,反而不容易打动人。埃玛面对妹妹死去那场戏,她无论怎么悲伤,观众都能看出她在演戏。李安分析给她听,妹妹就像她灵魂的一面,妹妹死去,意味着她灵魂的离去,要她表现内心的恐惧感。埃玛照此去演,一下子就找到了感觉。
  如果说做事就像凿木板,有人专门喜欢挑薄板子,在惯性中,漫不经心轻松完成;也有人专门挑厚实而紧致的板子,需要调动身心,想尽办法,一次又一次尝试,一次又一次冲击。李安显然属于后者,不断寻找看起去不可能凿穿的木板,不动声色中,温和地跨越、扩张自身可能性的疆域。
  李安的电影作品《卧虎藏龙》海报

上一篇: 一个男人的心里话,说出了男人的心声

下一篇: 也许我不完美,但我一直在做自已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快读网 轻松阅读 享受快乐生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