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没有后悔药

我哥生于上世纪70年代末,比我大4岁。

我妈怀他时,感染病毒,无钱医治,他生下来,就患有严重的眼疾,一只眼几近失明。

因家庭贫困,求医无门,直到娶亲成家,他那只眼也没有做成手术。

但,这并不妨碍他是个聪明的人。

他记性非常好,成绩也优异,小学一年级至五年级,一直是我望尘莫及的对象。

以至于教过他也教过我的乡村老教师,每批改我的卷子时,都叹口气说:“你的成绩要是像你哥,就好了。”

聪明反被聪明误。

自到乡里读初中,我哥的成绩就一落千丈。

可能是怕人笑话他有眼疾,也可能是想证明自己很厉害,他和一帮男生混到一起,打群架,玩游戏,做坏事,被老师列入坏孩子的黑名单。

父亲骑着二八自行车把他从学校带回来,关在西厢牛屋里含泪用皮带狠狠抽下去。

不思悔改的我哥,硬是不哭不喊不求饶,从此和校园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15岁时,我哥就随村里的打工队,去北京建筑队盖房子。

干了一年,过年回来时,发工资的老板走到他跟前,忽然宣布:没钱了。

我哥从北京一路哭到家,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去帝都。如今他40多岁了,依旧遵守着这个诺言。

17岁时,我哥去了广州。

此后20多年间,一年365天,他有350天在广州打工,有10多天回老家过年。

哪怕结婚娶亲,哪怕儿女出生,也不例外。

他干的活儿,就是往大小不一、档次各异的包装箱盒上印宋体字。

尽管,他辗转多个厂,下过不少力,受过不少气,甚至因工伤险些残废,到头来并没有挣到什么钱。

最大收获的,是他在老乡聚餐时认识了相貌端庄、勤俭持家的我嫂子,然后生下健康可爱、留守在家的一双儿女。

39岁那年,打工漂泊22年的我哥,忽然宣布:不愿再受资本家的剥削,要自己当家作主做老板。


上一篇: 成长不可能一蹴而就

下一篇: 给予越多,希望越多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闽ICP备12022453号-17

快读网 轻松阅读 享受快乐生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