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长大了,你却老了

于是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多年来爸爸带着我到处漂泊,以致于读一个小学都读了三个城市。看这些时,感觉很微妙,因为爸爸那时候还不是爸爸,而我那时候还在不见天日地游泳;你只是在看着一个不同年代的同龄人,但那个人,日后竟然是你爹。

爹和我都有个特点,就是话多,基本上他是个风趣幽默的男人,这点上受了一点遗传,所以我们父子在的地方,别人一般都不想插嘴,因为他们想听我们天南海北地谈天说地。

儿时的我,充满侠义情怀,特别想加入丐帮,每天不拿跟棍或者竹竿之类的在手上就全身不舒服,没有勇气开始一天的生活。后来我妈受不了了,说瞎子才像你这样,每天拿根棍子。爹听了,从杂物房里找了几块木板出来,给我弄了把木剑,当时我很高兴,觉得爹很牛。

据说我小时候是各方面都有天赋,小学的时候所有科目的老师都要求我进他的兴趣小组。后来我都没参加,因为我求我爹送我去学武术。当多年后有一天我想起这件事,我问爸爸,当初我学武术怎么学着学着就没了下文。

爸爸说去了两节课,回家你发现你没像乔峰一样飞起来,就不肯去了。

尽管如此,由于小时候参加什么什么得奖,爹对我期望极大。以致于他下定决心对我严加管教。甚至严格到我们班主任亲自找他谈话,给他讲“拔苗助长”的故事。

但是随着时间流逝,逐渐长大,爸爸作为一个父亲的威严渐渐在我固执的心里失去了效果。我属于吃软不吃硬并且在沉默中爆发的类型。我默默地做一切与我爹的期望完全相反的事情。

并且由于三番两次地突然就离开熟悉的城市,去另一个陌生的地方,从来没有人问过我愿意不愿意,接受不接受,我内心渐渐地变得很难让人走近。于是一个闷骚的男孩和一个闷骚的男人就这样越来越远。

父子间不由得出现了一层隔阂,于是只剩下争吵,冷漠,互不理睬。甚至有一年父子间说的话没有超过五句。


上一篇: 关于相遇,我想,或许光阴自有定义

下一篇: 会回家的花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闽ICP备12022453号-17

快读网 轻松阅读 享受快乐生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