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故事(下集)

记得上次和文泽从山里回来以后,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联系,文泽做着自己的事他在为小妹一直找合适的眼角膜,而我则一直在房子里写着我的书,有时偶尔被他叫出去帮忙喝喝下午茶什么的,对于这种散漫的日子大概过了半年多文泽那天打电话给我说来我家一趟,有些事我找你要说,我想或许就是上次的那段故事还没有讲完吧,也刚好最近一段时间闲的无聊也刚想去找找文泽,开着车大概半个小时左右我到了文泽家楼下,突然想想自上次送她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时间真的过得很快到了门前我轻按门铃,好一会无人理睬,我想是不是没在家刚想拿出电话打给文泽突然想起文泽以前对我说过脚下地毯下有备用要是这个则只有我个文泽知道,我翻开地毯还真有一把钥匙,开起门房间灯没有打开我摸索这开了灯房间里很乱,我走到文泽的卧室看着他还在熟睡看样子昨晚睡的很晚,桌子上满满的放满纸张资料我拿起一张看了看是一张眼角膜在线捐赠的人名单地址,我明白了文泽肯定是为小妹的眼睛在一直寻找着合适的眼角膜,满地的泡面烟头换洗下来的衣服,我想他肯定很长时间没有睡好觉了也不知道小妹的眼角膜有没有合适的,文泽很是爱干净的估计是这段时间累的,我轻声叫了几声文泽熟睡中没理睬我,也没在忍心打扰就直奔厨房做些吃的,结果什么都没有出于无奈只好出去买些菜,刚走到门口要开门的时候想到文泽还有一大堆换洗下来的衣服没有洗,我走进卧室给洗衣机里面注满水就分类洗了,放进去几件衣服之后就走出文泽家去买菜和生活用品。等买够回来后文泽还没有睡醒我就像干脆就让他睡吧,等做好了在叫他,好一会之后我开始炒菜不知道文泽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冷冷的说了一句别忘了多放些醋。我被吓了一跳差点仍掉勺子,你丫要死不会喘口气啊你,文泽没有说什么直接就走向厕所,我说你先去洗漱饭菜马上就好了,文泽停下脚步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直到饭做好后衣服也差不多洗完了我刚在阳台上凉完衣服回头就看到文泽已经坐在饭桌上开始吃了我走到面前文泽对我说你没放醋啊?我当时那个心情就直接说我的莫大爷啊我这一早上来给你又是洗衣服又是做饭的你就将就吃吧。文泽没说什么看了我一眼埋下头就继续吃我觉得我那天的饭菜很好吃的可文泽说少种感觉,在之后吃完饭文泽说今天和我去一趟市区医院,我随口说道是去问眼角膜的事吗?文泽回过头来疑问的说道谁告诉你的?那还用谁告诉我啊你桌子上不是明摆着吗?下次记得看别人东西打个招呼先,自从上次回来后阿妈告诉我那些话以后我就一直在寻找合适的眼角膜可是这个东西真的是碰运气到现在我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文泽一边下楼一边对我说到,昨天张医生打电话对我说上海市医院有合适的他说看能不能和院方谈一谈送到我们这边来或者说我带小妹过去都可以,但不管怎么样小妹的眼睛很重要,你来开车吧我等会联系一下张医生时间比较仓促,文泽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我同意着文泽的话车开到半路的时候文泽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喂张医生吗?我是文泽,恩、对是的、什么?我们不是说好的吗?张医生我拜托你一定要把这件事拿下,喂-喂张医生、、、这他妈都是什么人啊,子木停车。看着文泽手里拿着一把大的资料埋在脸上长长的大喊了一声许久后红着眼角,我问道怎么了文泽,没有理我我给他点只烟文泽才说道张医生说那位在上海的眼角膜高价卖给了一位富家公子,说是出了车祸之后双目失明的,那现在小妹的怎么办,等吧,总有一个会合适的。看着文泽这么没心情我说到去喝茶吧,文泽没作声揉着太阳穴对我点点头,到了茶馆之后我和文泽坐在二楼靠窗户的位置。我没有说话看着杂志文泽这时对我说你不想知到我是怎么认识阿妈和小妹的吗?我放下杂志说就等你说这个故事呢,文泽说好我现在记得那应该是四年前多的事吧,在芯走的一段时间后我也辞职了记得离走的那天我用了两天的时间走完了我们当时所在的城市我当初和芯玩的每一个地方,去过的每一个地方包括餐厅和咖啡馆,直到最后一个没有去的是我收拾完所有行李之后才去的那就是火车站,你知道我一个坐在火车站的候车亭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是什么心里滋味吗?很无助很寂寞的那种感觉也拒绝了朋友们来送我,我当时在想芯会不会出现在我的身后说道这里就像是今天早上我被一阵洗衣机的声音和炒菜的声音吵醒当时我还不知道是你来我还以为是我和芯在一起的时候以为是一个梦估计是自己当时没有睡醒吧,当我小跑出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是你,但当时的那一瞬间的声音给我是那么的熟悉。我打断文泽话说你把我当作是你的前女友芯了,文泽笑了笑说道恩是的,我也苦笑了下就继续听着文泽对我讲下面的故事直到我坐上火车以后不知道走了多远我也没有心情去在乎那些可就当火车到了一个站台停下车的时候我看到了熟悉的站牌那是芯的家乡上次的火车票就是我买的买了两张却只有一个人走了,我记得芯的地址她告诉过我,那个文泽你等等我问你个问题在芯离开你的那段时间里你们之间都一直没有联系还是一直联系着,文泽停顿了一会说芯的手机在第二天回家后给我报了平安之后就打不通了,那她没再联系你吗?文泽说没有,我继续听着文泽说当我看到那个熟悉的站牌我一下就联想到芯的家乡所有地址我疯了似的冲下火车拿出手机给芯打电话可电话却打不通,我看了手机时间是凌晨四点多我就在想这是不是就是天意我当时的想法就是我接着芯上次来时的时间她三点多我四点多你说这是不是接着芯的时间了,我没说话看着文泽继续说我走出火车站放弃了回家乡的念头当时的想法就只有一个找到芯,可当我出来后空荡荡的只有接人送人的人们我找了一家宾馆睡下,到早上九点多才醒过来走到楼下我些出地址让服务员看,服务员只知道她所在的城市和怎么坐车我道谢过之后就直接坐车去了汽车站买了到芯的城市的票那时我是怀着一颗激动的心和忐忑的心,文泽喝了一口茶继续说当时那班车在路上走了大概六个小时左右下了车我问了汽车站的警卫他告诉我说最后一趟是下午六点去那边的一天就三趟汽车,我没再说什么中午饭都没有吃也不觉得自己饿就坐在候车亭等待那一班车的到来总觉的时间是过的那么的慢,好不容易车到了我匆匆的上了车找了一个座位坐下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我很精神,一路上都没有睡觉大概做了三个小时车在一个小镇下停了下来售票员说到了天晚了他们不进站了,我看了看手机晚上八点多了,跟随着人群我下车了,我记得当时我问了一个老伯伯芯的住址老伯伯是本地人而我是外地人语言不通他说话我也听不懂普通话在这种老人的身上只有人家听懂你说什么你听不懂人家说什么,背着行李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去那走着走着自己就觉得饿了,只是一心的想找到芯儿、当时我真的饿了走到一家小旅馆的门前我就直接上去说真的那晚睡的一点都不舒服但我还是睡去了却谁的那么香,直到早上醒来我睁开眼拉开窗帘你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吗?文泽在问我当时我已经听得入迷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文泽也就继续说那是大山是山里面的小镇,当时天黑我也没去仔细看就感觉自己很冷没想到我去得地方是大山,下楼吃了早点后收拾自己的行李问旅店老板芯的地址,老板说从这个地方还要坐三个小时的车我听后微笑着就走了应为我当时就在想我来到了芯的家乡灯会就会见到芯,好不容易等来了车我上去之后看他们的装束都是山里干农活的人怀着一颗激动的芯车缓缓的开进了大山深处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农家小伙我拿出芯的地址问他,他看了看说这个地方还远着这呢,到了我就告诉你庆幸的是终于有一个可以能搭上话的人,时间过了好久觉得比昨晚的那班车都要就可时间就只走了三个多小时,喂小伙子,前面在开过一个20公里长的山洞再到前面有一个河的转弯处你就在那下车,离你说的那个地方近一些,我连忙道谢不久后我下了车真的和我想的一样芯儿的家乡和她是一样的美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当时我就在想我是大山的一部分了,可等我惬意完后我看了看四周没有一座房子我很不理解刚那位大叔给我说的近一些的词,直到后来我才明白他们从小生长在大山里长长翻山越岭对我来说很远的山路对他们来说就很近,周围没有一个人有的陪伴我的就只有那些风景和很惬意的风,许久后我听到那种农运式的三轮车从远处开了过来我拦下车问把车师傅芯的家在那在把车师傅含糊的话语里他告诉我要从这里翻过两座山坡才能看见我回头看了看我身后的山问把车师傅还有别的路吗?把车师傅说有但是要饶很远你坐车过去和你从这边走过去的时间要差几个小时,我道谢后没说什么就大步上山去了不知道走了多久我一路的看风景就像你一样突然间有自己的心感,这时文泽对我说道,我点点头意思文泽和我想的是一样的,文泽继续说道就像某位作家写的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就这样一边想着一边走着不是到我是心情好还是被山里的美景迷住了,说真的上山下山那条小路有时候若隐若现我怕迷路就那手机开启指南针,也不记得自己走了多长时间的路只记得翻过两个山头才看见依稀座落的几座房子我在想这里是不是芯的家乡、我走下去看到田里三三两两的有人种田,我走过去问了一位晚辈芯的家是不是在这一块,老者说看见山间的那座房子了吗?那就是小芯的家前几天刚回的家现在在家呢,我道谢后加快脚步走过去。远远的我看到门口有位老人由于太远我看的不是很清楚,怀着急切的心情走了过去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妇人我问道:阿姨你好那个我问下袁芯的家是不是在这里,阿姨上下看着我说道恩啊是的,你找小芯做什么啊,哦那个我是他的朋友,我竟不知道自己是处于礼貌这样讲的还是自己的内心过于紧张,阿姨说小芯去找啊峰了,还没有回来呢。阿峰是谁?啊峰是和小芯一块长大的他们从小定的娃娃亲。说道这文泽看着我说知道什么叫天旋地转吗?知道什么是爱情的噩耗吗?这就是当时那位阿姨一直问我怎么了我没说话过了一会我才情绪好一点,当时我就感觉自己很累很累很想找个地方睡觉,我找着原来的那条山路给回走说真的那个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去什么地方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翻过了几座山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行李箱我就记得阿姨的那句话小芯去找啊峰了,他们从小定的娃娃亲、、、他们从小定的娃娃亲,我好像一下子知道了所有事说真的我当时知道芯儿后面的那个男人是谁,当时你不知道我是又多狼狈被树枝划破皮肤鞋也丢了,就看到一条山路,在山里我真的不知道东南西北当时我就看不到太阳能照进来,文泽说道这里的时候情绪有些激动眼角有些泛红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后面一辆农用车过来我站在原地看着那位开车的把手从我面前过去走了没有多远把车的停下来看着我说:山娃,上车喽,不知道他为什么叫我山娃或许是大山里的孩子吧,大山里的人就这么淳朴,当时的时间对我来说都是未知,方向也是未知尤其是你在另一个城市里的大山里,就这样坐在把车师傅的车里不知道走了多远我站起来对把车师傅说我要下车让我下来,下了车我就往山的方向跑一个劲撒开的跑、远远的就听见把车师傅说山娃你去那,这条路上去翻好几座山就出省了娃,我没有理会把车师傅就是跑当时就跟做了贼似的。跑累了趴在石头上坐着不去理会衣服有没有脏或自己哪里被划破山里的天气真的很怪说下雨就刷刷的下,说道这里文泽停住了点起一根纸烟喝了口水停了下来,我这时说道文泽要不这样吧下面的故事你以后在讲给我我看你有些累了,文泽对我摇摇手表示没事,子木你说如果当时的人是你你会怎么做,我遥遥头意思说不确定,文泽笑了笑说当然毕竟这件事没有发生在你的身上,当时那个冷是我不曾感觉到的我站在大山的深处大声的呐喊这芯儿的名字感觉人已经是筋疲力尽了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淋着大雨我晕倒了。什么你怎么会晕倒你身体素质那么好我惊讶的问道文泽,文泽略了一下嘴说是的,我不知道自己在山路边昏迷了多久后来是阿玛告诉我的,阿妈说那天把我让村里人拉回来以后都以为我死了,村里的老人说我没死还有些脉搏阿妈就那样一直照顾我,那时的小妹我记得才十九岁,阿妈也是那次去给小妹看病在回来的路上遇见我最后说是小妹踩到我的手阿妈才看见的,当时把阿妈都给吓了一跳,我在想如果那天阿妈不从那条路走的话我想我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给你讲故事,就这样当我好起来恢复体力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以后山里人也没多少钱就靠草药和山里的郎中,所以就恢复的慢一点吧,当时邻居们都说阿妈捡回我是给小妹作伴的当时我听到这句话就会笑不明白村里人的意思,阿妈当时什么也没有说但他脸上一直是笑嘻嘻的,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当初村里人为什么说我是阿妈捡回来给小妹作伴的,在山里生活的那一年多时间里说真的子木我学会了很多比如砍柴挖竹鼠等等都是阿妈教会我的阿妈那我当自己的儿子我也把阿妈当作自己的妈妈,阿妈好像知道迟早有一天我回离开这里或许会回来或许不会,你知道当我醒来第一次看到小妹的时候我和你一样我以为我看到了芯儿,我当时也不知道小妹的眼睛失明,我趴在床上看着小妹,小妹就坐在哪里不说话看着我,我当时觉得很奇怪,由于刚好没多久我咳嗽了起来见到小妹站起来焦急着摸索着走向门外说阿妈,阿哥醒过来喽,阿妈进来看到我说快躺下说真的我听不懂阿妈再说什么但我明白他的意思,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穿上山里人的服装做着山里人做的事就是一个真真的山娃子了,要是当初你见到我估计你不认识,就这样我在山里生活了一年多终于有一天要走了记得那天阿妈哭得很伤心小妹也哭了我也哭了,最后还是走了再走之间我就告诉小妹你的眼睛会好的,小妹苦笑这说恩,好了后和阿哥一起去採山药,到最后我都没想到我一走就快两年的时间了,就上次和你去是那次离开后第一次去的。我问道文泽那你就一直没再联系过芯儿,文泽说后来有几次到最后就没有了,芯儿前段时间告诉我说她订婚了和那个阿峰让我到时候去参加他们的婚礼,你是怎么想的我问道文泽,这件事先放一放吧到时候看时间安排,对了子木这段时间你的帮我个忙,好的没问题有什么事你就说能做到的我尽力,哦、也没什么事就是到时候你带我去一个地方,一个地方我疑问到?文泽说是的到时候你会知道的,于是我没有再追问下去,文泽起身对我说送我回去吧,张医生那边的事是靠不住了我的自己想办法在找找合适的,一定要让小妹看到阳光文泽的目光很坚定,最后也没说什么我也就送文泽回去,在回去的路上文泽一路上没有和我说话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累了。从送文泽回家后的几个月时间里我们之间基本没有联系,所以在那一段时间里文泽的故事我就停在哪里一直没有写,在三个月后的一天里我接到市医院的电话说有人找我有事,我刚想问是谁结果那边挂了电话,我想了想既然是医院打过来的电话应该不会是什么别的吧,就这样我开着车去了市医院在前台护士的询问下护士告诉我28房3号病床,我怀着好奇的心情打开门,我看到文泽,双目缠着纱布,我轻轻的掩上门刚转过身文泽就说道:子木你来了,我说怎么了三个月不见把自己搞到医院来了一边说着我一边看着床头的病单,看到那一句话的时候我的大脑当时一片空白,我对着文泽说你怎么这么傻,做出这样不理智的事,文泽对我摆摆手说你什么都不要问了,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到现在我没记错的话应该还有一周的时间,我疑问到什么时间?文泽说芯儿再有几天就要结婚了,你要去参加她的婚礼?文泽说是的做完自己想做的事,我说什么时候你开始动身,文泽说帮我办理出院手续,我强忍这心里复杂的情绪做着文泽交代的每一件事,到第二天出院以后文泽说在我的桌子里有一张折叠好的纸你拿出来开我的车以后就别开你那辆破车了,带我去纸条上面的地址,我打开看了看是外省是芯儿的家乡,搀扶着文泽下楼坐上车再上高速路前给车注满了油,文泽说别走高速路走国道我想从新再走一次,我听着文泽的话不明白为什么说重新再走一次,路上文泽让我放歌给他听看到她笑得那么开心还时不时的唱几句我的感觉他此刻是最开心的时候,这时文泽的电话响了文泽说帮我接一下,我拿起手机说是阿妈的,文泽说接通后给我,喂,阿妈啊,我是文泽,我在电话这边听得很清楚,阿妈对文泽说小妹的眼睛找到合适的眼角膜了,小妹现在已经在恢复期,阿妈对文泽说小妹说看到阳光的第一眼就是看到你,文泽也开心的说哦是吗?那太好了,阿妈你要和小妹好好的生活,就在这个时候我眼角红了我不知道文泽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把自己的眼角膜捐给了小妹而且是无偿的还结清了小妹以后所有的疗养费用。文泽挂了电话后我就在旁边对文泽说你TM就是一个傻子,傻的都忘记了自己是谁,文泽在旁边哈哈大笑起来我看着他笑我也笑了起来那种笑是发自内心的笑,我们两个一路笑一路哭。都忘了自己在做什么感觉文泽疯了我也陪着一起疯。就那样我和文泽到了文泽说去芯儿结婚的地方吧,我看到纸片上地址日期写的很清楚不过离芯儿结婚的日子还有一天,我和文泽提前来到酒店文泽说你扶着我在客厅先休息一会你先去办入住手续吧,我应声到那你先坐着,在酒店的大厅前我看到酒店的祝福语祝*峰和袁芯的婚礼愉快,说真的当时我自己的心情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前面有七八个人不知道是来参加他们婚礼的还是住房的客人,等了好一会之后我无意间的回了下头看见文泽面前站着一位穿白色衣服的女孩由于是侧面我没有看清楚,那个女孩就站在文泽面前可文泽看不见,终于拿到房卡我站在离文泽和那个女孩不远的地方看着他们女孩没有说一句话而文泽则是坐在哪里应为文泽看不见,直到最后应该是伴娘的女孩吧在旁边喊道小芯你干嘛呢?快去试下衣服,这时我才明白原来这这个女孩就是小芯再回头的一瞬间她真的和小妹长得很像


  
  怪不得文泽常对我说的天意有缘等等、、、瞬间我好像知道了文泽所讲的故事的真意知道他为什么要跋山涉水的来参加芯的婚礼,知道他为什么不走高速而走国道,他是想给自己一个过去说声对不起也给自己的回忆做一个终结和一个开始的遐想。文泽似乎听到有人再叫小芯,站了起来而小芯则以不敢相信的眼神黯然离开。我走了过去对文泽说走吧,我们回房间文泽对我说子木你有没有听到有人刚在喊小芯,我苦笑着说有吗?是你听错了吧,文泽坚定的说我没有听错,好了走吧我们回房子休息吧。文泽没再说什么就随着我走了,三楼318房间到了进去之后文泽对我说帮我去买套西装我的尺寸你都知道的,我对文泽说你不是有件西装吗?文泽说感觉不对让你买你就去吧,我没再说什么就转身走了出去,刚关上门就看到旁边刚刚那个喊小芯的女孩出来,他也看了我一眼我微笑点头表示礼貌,站在门外楼道看楼下大厅我真的说可以理解文泽的心理,说着就走到楼下开车直接去了商场等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走到大厅很自然的抬头看了三楼文泽和我住的房间的位置结果看到文泽一个人扶着护栏站在楼道处头看着下面像是在听什么,我快步跑上楼在转弯的那一刻我又把脚收了回去我看到刚刚在楼下的那个白色衣服的女孩也就是小芯,小芯站在文泽的背后不远的地方看样子应该是刚出来的,就那样一直站着文泽听到后面有东静回了下头小芯紧张的想叫文泽确有不敢确定我能看的清楚小芯眼角泛红,我走过去故意喊出文泽的名字说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以后我出去你可不能一个人乱跑,一边说着一边扶着文泽回房间我侧头看了小芯一眼她哭了她当时的眼神告诉我这怎么可能。就那样一直到第二天的中午我和文泽入席嘉宾席以后主持人就开始了,文泽从下楼到现在一直在我旁边但是我没有看到他笑过一次,直到婚礼进行中间的时候新郎新娘开始给嘉宾和亲朋好友们敬酒,不一会便到我们这边来了敬了几个朋友后到文泽身边来伴郎伴娘不知道怎么称呼文泽我连忙起身说我们是袁芯的朋友伴郎伴娘恍然大雾小芯迷惑的看着我意思是想知道我怎么知道她的名字,伴娘把酒倒好送到文泽的手里文泽站起来很平静的说:小芯,祝你新婚快乐,白头到老,小芯已久红着眼睛说谢谢喝了这一杯吧,文泽淡淡的说:戒了。我连忙圆场说文泽戒了很久了,祝你们新婚美满这杯我替文泽喝,说完我直接就干了下去,文泽坐下后没吃一口菜没喝一口酒,文泽对我说带我回房间吧,我说婚礼现在在进行时你这么走不好意思吧,文泽说我换衣服的时候把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忘在衣服里面了,我对文泽说你在这里我上去拿,文泽点点头,当我回到房间找到时那是一个喜帖的信封是开封的,我拿出来看了看,我想我大概知道了是什么意思。下楼后我给文泽说你摸摸看是不是这个,文泽拿在手里点了点头问我火车票还在吗?我说在之后就没再说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主持人说有那位朋友想上来祝福我们这对新人,带给他们终身的幸福,全场安静了下来文泽突然站了起来朝着我这边说带我上去,我不知道文泽要说什么我对文泽说道你可千万别做傻事,文泽说你觉得我会怎么做,我没有说话带着文泽就站到婚礼台上,把话筒寄给了文泽,文泽沉默了几秒说: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今天回来参加这个婚礼,或许我是为了四年前的一个承诺才来的,现在的我是一位盲人,下面的人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文泽,文泽继续说道我把自己的眼角膜无偿的捐献给了一位姑娘,那姑娘很美、美的就像是今天的新娘一样虽然我不知道新娘长什么样子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他穿上婚纱的样子,下面的人依稀的鼓起掌来,在这里我没什么说的就是把四年前的一个承诺送回来,我送回来了,再次我祝新郎新娘幸福美满的就着样过一辈子。那一辈的三个词说的是那么的坚定和有力,文泽把手伸了出来我看到后马上走过去文泽说我们走吧,我带着文泽走过嘉宾席中间有不少人看着我们、我没有理会回后头看了一眼新娘很远的距离我看到她哭了,收拾好东西后文泽说回家,就着两个字我突然觉得是那么的熟悉,走出酒店们文泽刚准备上车就听到后面有人再说大傻瓜就是大傻瓜一辈子都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文泽笑了又哭了那种抽泣的声音他好久都没有这样了我想他应该释怀了,小芯走了过来面对着文泽用手在文泽眼前晃了晃疑惑的问我他的眼睛怎么了,我说捐给一个女孩了和你一样美丽的女孩,我看到芯已经哭坏了妆,他就那样看着文泽而文泽也看着她不说话眼泪已经是情绪挡不住的一种发泄。文泽这时从兜里拿出那张喜帖给了小芯,小芯说这是什么啊,文泽抽泣这说你看了就知道了,却不想我在旁边说了一句是四年前失守的承诺。说完后文泽对我说子木走吧。文泽坐上车小芯打开信封看到了那是一张好几年前的火车票没打过签应该是没有坐过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到:让我和你一起回家吧,离开你一秒我的微笑都会消失。车已经开了出去我开的慢从倒车镜里面看到芯在原地已经哭得不像样子,文泽也是一样坐在后面双手捂着脸埋头在那边哭。远远的我还能听见芯在那撕心裂肺的喊道:大傻瓜你就是大傻瓜你为什么不回来找我,你现在回来做什么,就为了这一张你和我同时回家的车票吗?我停下车看着文泽说要不要下去,文泽没有抬头摆摆手意思是不用,就这样文泽在回来的路上睡了整整一夜。从那次以后文泽就报了盲人补习班我始终不相信文泽会有盲人这两个词在身上。我时常去看文泽有时候站在窗外看着他我觉得这或许就是他现在的幸福一个人眼不看心不烦就这样或许会过完下半辈子。写到这里的时候我总感觉那里不对一直找不到原因于是我仔仔细细的翻看文泽讲给我的故事。找到了对,就是这里,小妹就是小妹这里还有一处空白我觉得文泽不应该这样做。一转的时间过了半年多文泽的故事依旧没有完,应为我知道剩下的就是我自己去找自己写。于是我瞒着文泽去了医院在一番协调下和院长的帮助下我终于拿到了半年前文泽的眼角膜无偿捐献书里面写的清清楚楚,一番这边之后我自驾车去了小妹的家乡上次去过一次我想应该会找到路的,一路上听着歌此刻我只有一个想法找到小妹告诉她一切,终于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可我总觉得那条路和文泽和我去参加芯儿的婚礼有那么一段路和这边很相似没有多想就继续开车七八个小时以后到了地方依旧是那条石路我走过去站在门前喊着阿妈?好一会都没有人不远处听到身后有人在喊别喊了,家里没的人了,我说什么?回过头问到阿妈和小妹呢?那位年龄大的长辈说大概是半年前阿妈就过世了,是脑溢血累了一辈子到最后还是村里人筹钱埋到山坡上,当时的我乱了情绪说这怎么可能阿妈不会的,阿妈很健康的,那位长辈没有理我、我跑向山坡看到一座新坟是阿妈的还有一些水果和花看起来有好几天了,我脑海里一片空白小妹是怎么接受这个打击的文泽知道了会怎么样,在哪一站就是半天许久后我收拾情绪下山在村里人的询问下我找到村长,或许就是文泽说的那句这是天意吧,村长告诉我说小妹前几天回来过看过阿妈,村长说他留了个心问了小妹的住址和电话号码?我急切的说在哪快给我看,村长挥开我的手说瓜娃子你急啥,我给你取去,那时我真的很高兴应为我一定要把小妹找到、了去一块文泽的心病。拿到村长给我的地址后我就开车直奔那个地方去了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等我到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多我打电话过去没有人接,我把车停在小妹上班的地方埋着头就睡去了,第二天早上我被拍窗户的声音吵醒,师傅我们开业了麻烦你把车挪一下,我迎合到就把车挪到了旁边。想起自己从昨天都现在都还没有吃饭就走进饭店准备吃些什么,我远远的就看见是小妹他朝我这边走过来说先生你要吃点什么?我看着小妹半天不说话,小妹继续问我说先生你需要点什么?我突然站起来拉起小妹的手说我终于找到你了,小妹一下就愣住了不知所措,就感觉啪的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小妹说到你干什么?我感觉到自己失态了,马上就对小妹解释道说你不认识我了吗?小妹看着我回忆着,这时老板刚好走进来说干什么你,还想不想干了怎么动手打客人,干不了就滚蛋走人,我瞬间脾气就上来了说管你什么事不干就不干,谁稀罕在你这边干,老板当时就一头雾水以为我有病,我拉着小妹的手走到外面、小妹说你是子木哥哥吗?我停下脚步回头说你想起来了,小妹摇摇头说没有就是听你声音耳熟,我说我是子木哥哥,说着还拿出身份证想给小妹看,可结果找不到钱包,我说你等会我去车上找找,小妹跟着我过来我开启们在车里面找着,这时小妹对我说这是哥哥的车,我停下来说你怎么知道?小妹说我坐过哥哥的车我熟悉哥哥的味道,我说哥哥来找过你,小妹说:是的上次哥哥过来找我说有合适的眼角膜了要带我去大医院做手术所以现在我什么都可以看见了。但手术后就不见了哥哥、哥哥留给我一笔费用到现在我都没有敢用,我这是才想起文泽那几个月为什么一直没有联系我,原来他是把自己的眼角膜捐给了小妹而小妹现在不知道这件事的所有。我对小妹说上车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小妹说去哪?去了你就知道了,那我回去拿些东西,还要什么东西啊,难道你以后还想回去不成,小妹没有理我就跑回饭店一会后小妹出来说子木哥哥走吧带我去见哥哥,我从山里出来后不知道哥哥的地址也没有电话所以我就想一边打工一边找哥哥,我说上车吧,我们路上说。当时我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许多应为我找到了小妹,但阿妈却过世了,真不知道回去以后该怎么告诉文泽,不久后小妹就睡着了说真的我是一点都不困,应为下面的事还有好多,到了下午我和小妹终于回到我的城市小妹问我哥哥就在这个城市吗?哥哥长什么样子是不是很可爱我苦笑着说等会你看了就知道了。能看的出小妹已经按耐不住想要见到文泽的心情,到了之后我带着小妹直接去了文泽学习的地方,给老师打过招呼后只听他说你们小声点别打扰到他们,我看到身边的小妹已经很急切了,看到文泽后我带着小妹走过去小妹看了看文泽又看了看我,我点点头意思是文泽,小妹没有说话看着文泽在很努力的用手摸着盲文书,许久后小妹看着我用双手指着自己的眼睛意思是说哥哥也是盲人吗?我点点头后觉得不对又摇摇头,看着小妹跑出去我也跟着出去看见小妹站在外面红着眼角,我说怎么了小妹?小妹看着我说你骗人你就是大骗子,哥哥以前开车接我去医院带着我还有你上山抓竹鼠他怎么可能会是盲人呢,我能感觉到小妹现在没有一点安全感,小妹已经哭的跟个泪人似得,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我对小妹说你跟我来我让你相信,我想现在这个时候我必须给你解释完所有,我带着小妹来到车上翻找出我在医院用心找来的捐赠单,给-你看吧,我想你看完后什么都会知道的,小妹打开后看到眼角膜无偿捐赠者莫文泽,接受眼角膜移至患者苑小雨,看到这小妹的手抖了起来,哭着对我说子木哥哥这些都是真的吗?是真的吗?我没有说话拿出纸递给小妹擦眼泪,许久后小妹才情绪好点说我要去见哥哥,我说恩,再次来到后文泽是在休息的时间,小妹在书架上找到盲文卡片一会后拿出几张过来对我点点头,我明白了小妹的意思就开口说:文泽,我来看你了,文泽站在来说是子木,恩-是的,你还好吗?挺好的一个人清静,看到旁边的小妹眼泪豆大的留下来,我对文泽说有一个人想见你,文泽说在这个城市除了你我还与谁认识,还有谁挂念啊,我对文泽说把你手给我,小妹已经摆好了盲文卡片,你摸摸看等你摸完了你就知道是谁要见你,文泽手颤巍巍的摸上了卡片,卡片上写的是:哥哥,我是小妹,许久后文泽才喊出小妹瞬间眼泪就下来了,小妹在旁边哭着说:哥哥,我是小妹,你怎么这么傻,我宁愿自己一辈子看不见也不要你这样做,我别过头擦了眼角的泪,傻妹妹哥哥答应过你让你看到阳光就一定会的,我不要,,,我不要,,,小妹乖别哭了听话,我不愿打扰他们,就站在一旁,故事到这里就已经结束了,留下的画面留给你们去遐想。
  
  我到现在都没有告诉过文泽阿妈去世的消息,至于这个消息就让小妹去告诉文泽吧,在以后的日子里是小妹一直照顾着文泽,而我除了写书以外一直在寻找着一个合适的眼角膜。走了大大小小的医院去过火葬场殡仪馆一切有可能的地方我几乎都去过,目的就只有一个为文泽找到一个合适的眼角膜。好了这就是文泽让我讲的故事,至于以后是什么样子就等待续集吧。

  
  爱的故事(下集)
  
  未完待续....

标签: 爱的故事

上一篇: 今夜我遇到一个女郎

下一篇: 爱的故事(续集)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闽ICP备12022453号-17

快读网 轻松阅读 享受快乐生活

Top